維拉

主要是海囚/梅露可

離別之前(風紀組)(1-4)

標題我亂起的

風紀組,利維特x希露琪

未來向

ooc有

很舊的文了,忘了丟上來lof

ok?

(1)

希露琪說她準備離開了,她完成了老師們出的畢業試題,畢業了。

與其他人不一樣,利維特聽到後並沒有感到震驚,他一直知道總有一天這天會來臨,不是嗎?只是從到達學園後延遲到現在而已——他們原定入學後結束至今為至的交往。

希露琪是一個天才,從小就在魔法上有非同凡響的才能,再加上因為某些原因,她決定跳級,因此她現在就能畢業也不奇怪。

只不過,他沒有注意到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

利維特也很優秀,然而還是有着差距,無論怎樣還是追不上她。

所以,在希露琪畢業時,利維特還需要在學園裏留學。

時間過得真快。

利維特再次感嘆着,他看着面前的金髮魔法師,原本那個孩子氣的女孩也開始長大了,而兩人的身高雖然還有距離,但已經縮小了——至少站在桌子上還是能比他高的。

也因為這個原因,她不能再隨意地騎在他的肩上。

他莫名其妙地開始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

炎炎夏日,萬里無雲,街道上的人宛如那天的陽光一樣朝氣勃勃,彷彿在慶祝着夏天的到來,任何人都不會留意一個倒在路邊的人。

綠色的短髮, 蒼白的皮膚——然而那個時候都被染上了灰塵,虛弱地躺在地上,就算賣給人口販子也不一定能賣出去。

就連太陽也並不打算給他哪怕一點的同情,依舊熱烈地揮霍着耀眼的光芒,讓他不得不緊閉他自己的眼睛。

他開始覺得暈眩,空腹和缺水使他全身就連走到樹蔭下避暑的體力都沒有。

“喂。”

一個身影站在他面前,擋着了陽光的直射——雖然有些勉強,但他還是能眯起紫色的眼睛看着對方。

金色的長髮,嬌小的身體,紅色眼鏡的透鏡隔着明亮的棕色眼睛——這是他對她的第一印象。

“你躺在路中心的話會給人添麻煩的,如果沒地方去的話,就來我家吧。”

“起不來嗎?那我來背你。”

說完便向他抽出了幼嫩的雙手。

於是,一個女孩吃力地背着一個與她自己有兩個頭身差距的男孩這件事,直到現在也還沒被遺忘。

“喂,你在發甚麼呆啊利維特。”

希露琪坐在對面,身體向前傾,用手掌在對方的面前揮了揮,好樣對方注意到她的存在。

“啊…抱歉,我在想着明天學園祭的事。”

他在說謊。

“明天嗎?明天我們也一起去玩吧!”

“不行,明天要巡查。”

“我不管!我明天要去玩!”

“拒絕,我需要履行身為風紀俱樂部副會長的職務。”

利維特停頓了一下,發現那個不正當業務的會長越來越貼近自己,快把全身趴在桌子上了,便伸手按在她的肩上,試圖強制讓對方坐下,又開口道:

“而且有作為會長的你不好好完成自己的職務,你就當不了其他學生的榜樣了,這樣也可以嗎?”

“可以!”

“為甚麼?”按理來說平常這招對希露琪十分管用,每次都能制止她招惹麻煩的行為。

“……心血來潮?大概。”某會長一本正經地回答。

“不要管那麼多了啦!我也不過是突然想看看平常看不到的東西而已,單純的是兒童的好奇心之類的。”

希露琪走到利維特旁邊,抱着他的手臂開始撒嬌,她還當自己是小孩子嗎……

剛這麼在心裏吐槽完,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嚴格地來說,她現在的年齡的確還是小孩,只不過利維特總是不自覺地把她當作身材較嬌小的同齡女生。

可利維特自己卻不知道原因。

或許是因為總和自己粘在一起?或是因為許多事情她一個人都能完成?又或者,是因為她偶爾露出的那份成熟?

“…………”


--------------------

(2)

於是乎最後還是答應了,是不是不該這樣寵她呢?

黑着一張臉的利維特最終還是嘆了一下氣,繼續跟在希露琪後面。

希望不要有甚麼突發事件發生,像前幾年那樣的話根本就不能陪希露琪逛學園祭。

啊不對,好像從來都沒有好好地逛過來着。

每次魔法之國的學園祭都辦得十分盛大和熱鬧,這次也不例外。

廣場上的攤位無一不用色彩斑斕帳幕,系上一條又一條的彩帶,而漂浮在天空上攤位則在底部用魔法維持在空中,落下的粉色光粒和彩色紙屑一起隨風飄揚,又在落地前消散,這番景色可以說是難得一見的,自然地吸引了許多遊客。

可惜,就是因為由於人多的關係,就算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他們倆人都需要巡邏學園,維持學校的秩序。

不過風紀俱樂部的兩人卻從來沒有抱怨,甚至希露琪有點……以此為榮?因此利維特一開始對於希露琪昨天關於學園祭的請求有點摸不着頭腦,現在終於有點思路了——是想在學園裏多留點不一樣的回憶吧。

想到這裏,利維特突然從臉頰感到一絲冰涼,頭部被一雙冰冷又柔嫩的手輕輕抬起,注意力也被迫轉移到眼前的人,打斷了他的思路,當然罪魁禍首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現在利維特身邊也就只有希露琪有膽量對那個嚴肅認真的副會長惡作劇。

“嘿嘿,怎樣?清醒點了沒?”

說完希露琪便鬆開雙手重新站好,手掌裏的寒氣漸漸消失——是的,希露琪是光屬性的魔法師,但這種程度上的冷凍魔法難度並不大,只要費一點功夫就能隨意使用,再說,在這座學園並沒有禁止學習其他系別的魔法,因此希露琪會冷這種魔法並不奇怪,利維特也會。

“真是的,最近你好像挺呆滯啊利維特,連我這個會長也熟視無睹,違反規則了!這次先警告,再有就下次就要接受我的羽掃刑罰哦!”

希露琪拿出她的指揮棒揮舞,模仿施法時的動作。

“……”

“怎麼了?被我凍傻了嗎?”

“不,我是在想你為甚麼突然長得那麼高呢,原來是站在桌子上啊。”

“你是在嘲笑我矮嗎?我已經長高不少了啊。”

“是長高不少沒錯,但行為上我希望能隨着身高成長一點,快點從桌子上下來。”

“何況你已經畢業了,很快就不是會長,是前任會長,不可以再這樣子了。”

利維特邊吐槽,邊 騰空雙手打算對方抱回地面,卻很快又頓了頓,垂下了雙臂。

“鳴鳴……可、可是!我今天還是會長!所以——!”

希露琪突然跳下來,跑到其中一個攤位的前面,繼續用指揮棒在上空揮了揮。

“會長的呼喚——!還是要在三聲之內回應哦!快點到這邊來!不然我們可不夠時間在學園祭觀光的!”

果然她是不會聽的,跟之前一樣孩子氣,不過,好像也挺不錯?心情也莫名的愉悅起來。

“來了,別走太快,走散就麻煩了。”小跑追上去,期間貌似還沒察覺到他自己不經意間勾起的微笑。


--------------------

(3)

學園祭,是一個展示每個人所想的魔法和魔法道具的地方。

因此,就算是學園內的學生,到學園祭觀光大部分也一點也不覺得無聊,總會有新的發現的。

而那小部分,則是部分的高材生,因為其他學生所展覽的東西他們很多都能輕易做出來。

希露琪雖然也是高材生,但她很明顯不是其中之一,她比起外國來的遊客甚至還要雀躍,還打算稱霸所有的攤位。

不過很明顯這是不可能實現的想法,畢竟這個學園就像一座巨大的城市,說是魔法之國的核心地帶之一也絕不過份。而核心地帶所辦的活動,它的規模真的有可能使人們能在短短一天之內參觀完畢嗎?

答案很明顯是不可能的,除非像之前兩人去巡視一樣。

而每個展場都能待半個小時的希露琪肯定也不可能了。

利維特看着對方這樣想道,對方睜大眼睛看着展品的樣子無意中印在他的腦海裏,利維特自己卻不知不覺間完全無視了他面前的展品。

察覺到這點的希露琪轉過身,詢問他時,他卻一時之間想不到怎樣回答,最後用“看着你有沒有傻呼呼地走丟”這樣的理由來搪塞對方。

結果當然被對方稚氣未脫地不停捶打胸膛,讓利維特哭笑不得。

“好啦好啦,不鬧了。”

“哼!”

希露琪停下手,因為生氣而微微鼓起的臉蛋讓人有揉捏幾下的欲望,不過想到對方會炸毛就只好作罷。

“走吧,這裏該看的都看了,去下一個地方?”

“嗯嗯!”

“啊,為了不要讓我傻呼呼地走丟,我們合體吧!”

“我說你也該有點作少女的自覺了?”

就如之前所說的一樣,希露琪的確不能再隨意騎上利維特的肩上。

“那我牽着你的手,利維特你不可以隨便放開哦。”

展露一個大大的笑容,宛如夏日的太陽花一樣燦爛,倆人朝著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

(4)

小巧玲瓏的布偶導遊、會說話的花朵、一個人的合奏團、有奇怪效果的魔法藥水、魔法玩具的馬戲表演、沒有店員的餐廳、差點又爆炸的創作魔法研究會……

轉眼間已經接近黃昏了,天色開始有點暗下來,暖色系的魔法路燈慢慢地亮起來,遊客陸續離開學園,一些攤位也開始收拾,數個較為性急的女性已經換上艷麗的舞裙,拿着紅玫瑰走向舞會會場,為自己的戀愛奮鬥。

但我們同樣作為少女的希露琪明顯還沒準備好,不是沒有禮服,而是已經不合身了——她從入學開始就沒買過新的。

原因很簡單,日常根本用不到,而且就算每年學園有舞會,風紀俱樂部都是穿着校服,戴上魔法師的帽子,往手臂別上代表風紀的布條後站在舞會旁邊維持秩序。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希露琪自身的緣故——她並不像其他普通的女性般愛打扮。

衣服甚麼的,在希露琪眼中只是舒適和方便活動就行,又或是看起來很厲害、看上去像會長的衣服才會在她的衣櫃裏。

當然,有禮服的利維特也並不是喜歡裝扮自己,只是有備無患這種謹慎的性格才會使他備下來。

嗯,回去後絕對要好好管教一下希露琪關於這方面的態度。

然而這也是以後的事,當務之急是去找間營業的服裝店。

利維特回想了一下庫琪露特在學園祭上的攤的位置,扛起希露琪後便頭也不回直奔裁縫店。

不愧是青蛙,跑得真快。

被扛着的人開始覺得頭有點暈。


--------------------

剛剛不小心吃到糧風紀組的糧,吃完後“這文筆不是很好啊”這麼想着的時候
“啊,原來是我自己寫的”

風紀組日常向隨筆短篇02

利維特x希露琪

我又來啦
不知道為啥總感覺有點地方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來,先發出來吧,有錯以後改_(:3 」

文筆渣,ooc不確定,邏輯亂,但還是希望喜歡

02. 喜歡的人所喜歡的東西

滴滴答答,雨水從天空降下,落在屋頂、落在葉子、落在地面,為魔法之國增添了幾分涼意。

可是,顯然比起雨的樂章,下課的鐘聲更被大部分的人們喜歡。

希露琪也不例外,比起上課,更喜歡窩在自己的研究室做研究——畢竟課堂上的東西她很快就能輕易掌握。

不過今天不行,負責天文的占卜師說過晚上天氣會持續惡化,她必須在這之前離開學園,趕快回家。

“還好今天有帶傘。”

扑哧,鐵制的架子把傘布撐開了。

抬頭一看,是一片灰濛濛的小雨,但卻在那裏隱約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他正在慢悠悠地走着,甚麼防雨用具也沒有拿,彷彿灑落在他身上的、如針般的水都不存在。

事實上當然存在了,就算從遠處看過去,也能清晰地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濕透了。

“利維特!”

由於體力的原因,只用了小跑追上對方,盡管如此,也使她氣喘吁吁的。

而被喊的人回過頭,水珠在臉頰上慢慢滑落到脖子,要不是魔法帽阻隔着一些的關係,肯定連眼睛也快睜不開了。

“希露琪?怎麼了嗎?”

“是我問才對,你在做甚麼啊?”

矮小的魔法師緊握手柄並舉起,打算為對方擋着迎風而來的雨點,但強大的身高差距阻止了她,只能放棄。

“甚麼在做甚麼?”

這兩位法師中,相對來說較為高大的那位依然一臉不知情,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希露琪,然而這次總算明白她的意圖。

“啊啊……我沒帶雨傘,所以直接走回去了。”

“那你在學校等我一下嘛,我們一起用同一把。”

女孩把傘子遞給對方。

“我以為你今天又在傍晚時才回去。”

“再說,這把傘對我們倆人來說太小了,你留着給自己用吧。”

“哎?”

想也沒想過利維特會拒絕,某個天才難得稍微有點驚訝——他現在的樣子可以說是慘不忍睹了。

“那你怎麼辦?”

“我是青蛙族,不怕下雨的。”來自動物之國的青年頓了頓,又補充了幾句,好讓自己看起來不是在牽強。

“倒不如說挺喜歡。”

“很涼快嗎?”

“嗯,對我來說是這樣沒錯。”

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提升,竟讓人有一瞬間誤認為自己身處的並不是這個陰暗的雲層下,反而是春天剛甦醒的時刻。

“不過沒有雨具還是有點麻煩,比如說帽子會吸收水分,漸漸變得沉重起來。”

“那一起把帽子脫下來吧。”

“甚麼?一起?”

“嗯,我也想試試在雨中慢步呢。”

只有這種時候她的行動力才會急劇上升,才剛轉過頭就已經準備好了。

“笨蛋!你會感冒的。”

“那你也一樣啊。”

“不一樣!都說了我是……”

“而且只有我一個有傘,而你卻在旁邊淋着雨,搞得我像在虐待你似的。”

“來,快回家吧。”

最後還是敵不過這個任性的家伙。

“唉…”嘆了一口又沉又長的氣,利維特同樣的摘下了帽子後,便放慢了腳步跟上去了。

“又是心血來潮嗎?”

“不是哦。”

喜歡的人喜歡的東西,我也想試着喜歡呢。

希露琪喃喃自語似的輕聲告白。

有沒有被聽到就不知道了,誰叫現在雨聲嘩啦啦的響個不停。

至於回到家後一起被罵就是後話啦。

Fin.

看到雨天你們是不是想起了“傾向一邊的雨傘”這種劇情呢?
但因為這種看到太多了我才不寫
寫成了忘帶傘的是男方不是女方,女方男友力max的表示一起撐同一把,之後……你們知道的
另外我有想過讓他們用魔法,但好麻煩啊……
而且容易顯得中二就不寫了 (*´艸`*)

風紀組日常向隨筆短篇01

利維特x希露琪

對,又是我
原本只是隨筆向段子,但不知不覺間寫長了一點,就當短篇看就好啦∪・ω・∪

目前下一篇不定期更,想到就寫想不到就先放置

文筆渣,ooc不確定,邏輯亂,但還是希望喜歡

1. “接到花球就能得到幸福。”

穿着白色禮服的男士和穿着白色婚紗的女士,臉上滿溢着幸福的笑容,手上的鑽石戒指反射着光芒,代表着又有一對新婚夫婦誕生了。

這對夫婦是希露琪家的熟人,又是傳統名家之一,所以也有被邀請出席。

但似乎希露琪並對此不是很感興趣,只要有機會就拉着利維特聊天,毫不關心婚禮,一直坐在角落。

“接下來新娘要拋捧花了,接到的人會得到幸福哦。”不知道是誰聲喊着,穿著快要與地面來個親物接觸的連衣裙的單身女性們,也爭先恐後地趕過去。

“想要嗎?”利維特突然問,聲音一如以往的温柔,也很有安全感。

“嗯?”希露琪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只回答了一聲猫咪一樣含糊的聲音,連眼睛也沒有移向對方,像是被甚麼東西吸引了的小孩子似的。

“捧花。”

“不想……”

“不想要嗎?”

“不是,我想要。”

明明平常是一個喜歡制造麻煩又孩子氣的家伙,現在卻意外地在這種地方很像女孩子嘛。

“那你不過去嗎?”

“我接不到。”

“也是啊,你的身高和她們差太遠了,過去的話反而很危險呢。”一邊說還一邊比劃着。

“這個時候就該否認一下啊!”

用自認很大的力氣錘了一下對方的胸膛,但她並不知道她自己的拳頭實際上軟綿綿的,力氣也不怎麼樣,在外人看來,比起在吵架她更像在撒嬌。

而他們吵鬧的同時,宛如居住在不可思爾國度的華麗新娘轉身背過群眾,當主持人倒數到一時便輕輕把手上的顏色豔麗的花球往後一抛……

然後希露琪就接到了……甚麼的,當然不可能。

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幾分鐘,也可能是幾小時,反正他們就一直閒聊着,偶爾說着不知道是玩笑還是認真的話語,偶爾認真地看着新郎新娘談着他們自己的未來,偶爾聊着聊着還會小打小鬧,當然最終還是由利維特主動休戰——畢竟再繼續下去就很失禮了。

也是這個原因,他們便提早回家。

可是在某個時刻,希露琪轉過頭時,卻發現一直走在後面的利維特不知道從何時起就不在了。

迷路了嗎?不不不,這種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再說——雖然不想承認,但相比之下,事實上比較容易迷路的反倒是我自己。

而正當她到處尋找對方的蹤影時,穩穩約約地聽到了一些聲音……

“呱。”

一開始的是恐慌,急切地希望逃跑,身體卻僵着在原地,頭腦也有點暈眩,感覺自己快撐不下去了。

“希露琪。”

“哇!”肩膀突然被拍了一拍,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全身猛然一震,緊閉着眼睛,在確認聲音的主人時才慢慢地睜眼,看向後方,不意外地看到的是利維特——果然是他。

“你……你去哪了?害我找了那麼久!”

“抱、抱歉,看見熟人了。”

顯然並沒有想到會嚇到對方,使利維特也慌張起來,寬大的手掌不自覺地放在頭上輕撫,試圖以此安慰她。

“還有,這個給你。”

“花……?”

希露琪從他的左手接下一小束東西,它們被用漂亮的紙張包裹着,而裏面則是以粉色系列為主調的花朵,它們爭相怒放,彷彿一位一位嬌豔的少女,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世上最美麗的存在。

“這個是剛才在花店買的,雖然只是普通的花束,但是也希望你能夠收下。”

“但為甚麼要給我?”

“不知道,剛好經過花店就買了。”

“有其他人像你這樣送花給女孩子的嗎?”

“不過我很喜歡哦,謝謝你。”

穿着棕色小洋裝的金髮女孩緊緊地、像被藤蔓纏繞着似的、握起了穿着黑色西裝的綠髮青年的手,沿着道路一起回家去了。

不知道他們現在的心情,是否像被捧着的其中一朵粉紅色的花一樣呢?

Fin.

後記:我希望能夠寫出溢滿幸福、記錄着他們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呢,但似乎不怎麼樣啊我m(._.)m另外因為不知道魔法之國的結婚儀式是怎樣的,所以沒怎麼描寫

利維特x希露琪(風紀組)微小說30題

利維特x希露琪
沒有糧快餓死的產物_(:3 」一點也不好吃
嚴重跑題,文筆渣,字數已放棄,ooc不確定
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會很高興
我人很好不會咬人歡迎勾塔

話說,有人萌這cp的嗎?

1. Adventure(冒險)

利維特經常被希露琪以巡邏的名義拉去冒險,但他從來沒離開。

2. Adjust(適應)

利維特很好奇希露琪是怎樣適應身為青蛙族的自己,這點希露琪說她自己也不知道。

3. Afterwards(之後)

學園祭之後的舞會上,兩位風紀也互贈了黃玫瑰,他們都說是在清理學園的黃玫瑰時順手撿的。

4. Angst(焦慮)

希露琪一直不告訴利維特她早已知道他是青蛙族,最主要是因為那張沒有多餘表情的面為了她而焦慮起來的樣子很可愛很好玩。

5. Boredom(無聊)

就算是剛進入學園,利維特還是會隱瞞着自己是青蛙族,即使倆人預定進入學園後結束來往。

6. Crazy(瘋狂)

“瘋狂?那不就是會長的日常嗎?”正在收拾殘局的副會長殿下如此說道。

7. Crackfic(片段)

利維特總以為希露琪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孩子,但其實希露琪很多事情都知道。
“當然啦,我可是天才哦。”

8. Crime(背德)

“副會長殿下,你終於對會長殿下出手了嗎?話說會長才12歲……”
“她在研究室睡著了我只是背她回她自己的房間啊!”

9. Crossover(混合同人)

“我的回合!發動魔法卡……!”
“挺厲害的嘛利維特!那這樣如何……!”
希露琪:mdzz。

10. Connivance(默許 / 縱容)

希露琪知道利維特會在自己不小心睡著時偷偷把玩她自己的金色長髮,然後背回房間替自己蓋上被子。

11. Death(死亡)

“我快不行了,要保重哦,利維特。”
“……今天的訓練就到這裏吧。”利維特默默把青蛙拿走了。

12. Envy(羨慕)

(接第三題)
他們羨慕着那些有勇氣與伴侶交換紅玫瑰的人——他們各自準備好的玫瑰早已靜靜地躺在垃圾桶裏了。

14.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今天索瓦蕾說利維特你會向喜歡的人告白哦!”
“是嗎……?”利維特思考片刻,蹲下盯着對方的眼睛。
“嗯……我想是的,希露琪。”
“嗯……???”

15. Fantasy(幻想)

“嘿嘿,猜猜我是誰?”
“別鬧了,希露琪。”
打算像平常一樣拉開掩蓋着眼睛的雙手,卻再也甚麼都抓不到。

16. Fetish(戀物癖)

利維特很喜歡有些亂糟糟的那把金髮。
希露琪很喜歡撫摸她的金髮的那雙手。

17. First Time(第一次)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某條街道上,那時他們還不知道這刻會成為他們人生中的重要轉折點。

18. Fluff(輕松)

利維特不希望他的秘密被知道,因此他為了隱瞞可做了不少工作,但被知道後不久,從忐忑到駭然,最後卻覺得輕鬆了不少,像是甚麼沉重的東西總於放下來似的。

19. Future Fic(未來)

此時此刻的希露琪已經長大,不能再騎到利維特的肩上了,卻在他那裏得到了更多別的東西。

20. Faith(信任)

“真不愧是我的得能助手!接下來交給我就行了!”
“好。”簡短地回答,從不問“你搞得定嗎?”

21. Horror(驚栗)

“……也知道你是青蛙族這件事。”

………………

心臟像漏跳一拍似的。

22. Humor(幽默)

“我喜歡你。”
“……”
“開玩笑的啦。”金髮魔法師臉上露出淘氣的笑臉。

23.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嘶…疼疼疼……”
“怎麼了嗎?”
“我摔倒了。”
“要親親嗎?”
“你在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些甚麼……但我要。”
原本只是開玩笑的利維特被拽了領帶,希露琪則順勢親了上去。

24. Kinky(變態/怪癖)

只要一做惡梦,希露琪就會偷偷到利維特的房間和他一起睡,因此利維特也漸漸養成了睡覺時旁邊有人的話,會伸手抱着對方一起睡的習慣。

25. Konwing(會意)

當眾之下替她往頭髮上別上紅色的玫瑰,而她則踮起腳,往我胸口前的口袋插上一樣顏色的花朵。

26. Pride(驕傲)

只要有這兩位風紀在,無論是學校、老師、學生或是他們之間,擔心都是不必要的。

27. Parody(仿效)

幾年前,他追不上她,但她一直在身邊。
幾年後,他成為了她,而她已經不在了。

28. Smut(情色)

“鳴……黏糊糊的好惡心啊!”
“乖,繼續。”
門外的人們似乎誤會了。
“呱。”
#論會長殿下的研究室到底發生了甚麼#

29. Tragedy(悲劇)

魔法之國發生了嚴重的災難,而作為風紀俱樂部的會長,她基乎紀錄了學園裏所有的犧牲者,唯獨某個人的名字始於沒法寫下。

30. Western(西部風格)

“利維特!我們合體吧!”
“好好好……”說完便目無表情地把希露琪抱起來讓她騎在肩上。

#好像沒有甚麼不對#

31.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利維特外表看上去很嚴肅,但相處了一段時間後會發現他其實很温柔,也很會照顧人,是女性的理想對象之一,向他表白的也不少——如果旁邊沒有會長殿下在的話。

32.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看上去亂七八糟又經常搗亂的會長殿下打扮起來很漂亮,像一個精緻的木偶,但是必須有利維特在旁邊看管着。
“今晚的舞會上會有重要的客人,不許搞砸,有客人向你搭訕也盡量不說話打招呼就好。”
“為甚麼不許說話?”
“你一說話就暴露了你的本性,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啦…”

33.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個性偏差)

“利維特!快把青蛙玩偶還給我!”
“有我就夠了要甚麼青蛙玩偶!”